满爱在线阅读_满爱(悠悠茶)免费全文阅读

你永远都不知道,一见你就笑的我有多喜欢你."你为什么走的这么快呀"李一染抬头看着前面距离她有一两米的男生  "一个人走路,习惯了"男生顿了顿,停下步伐回头看着女生道  女生看男生停下步伐小跑到男生身边,和男生并排着走,走着走着,突然女生手背在身后,跳到男生前面倒着走,笑着看着男生,伸出手,用手比了个耶的手势,对男生笑道"那你以后就是两个人了,你可不可以放慢一点步伐,等一等小短腿的我"

书名:满爱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2/05/20 12:03

满爱最新章节:再次相遇

————————————————————————————

满爱最新章节阅读:

故事不长也不难讲,只不过;相识一场,爱而不得罢了.

程燚再次遇见李一染的时候已是八月,八月的风,已经不那么的轻柔,带有无言的烦躁,甚至裹着疼痛的雨.

微风轻起,将路边靠在车外的男生的发丝轻轻带起,风轻轻抚着男人紧锁的眉头,想用仅有的温柔将男人的眉头舒展开来,但无果.男人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眼前布满墓碑的幽静小路,在风的衬托下周围的环境闲的凄凉无比,程燚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黑色手表,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不久,在墓园深处走出来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女孩红着眼睛低着头从小路走出来,在周围环境的烘托下,女孩的背影被彰显的无比凄凉,程燚看着低头走出来的人,睫毛微颤,挂着黑眼圈的眼睛明亮了起来,紧锁的眉头瞬间舒展开了.

而此时此刻的一染并未注意到离她不远处的男生正用一双含情眼注视着她,只是低着头走路,程燚迈着大长腿向女孩走去,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却不抬头望自己的女孩,在她离自已还有一臂之远的距离时,挡住了她的去路,结果如他所愿,一染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

程燚得逞的用手轻搂住女孩纤细的腰,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一染连忙挣开男生的怀抱,低头道歉

程燚不满的皱了皱眉,但看着眼前女生笨拙的样子,心中却忍不住想上去挑逗一下,"哎呦~好痛"程燚用手捂着胸口,脸上露出好痛’的表情,嘴角却止不住的向上扬起,露出狡猾的笑容

"对不起,你没事吧!"一染继续弯腰道歉

"有事"程燚看着眼前不抬头的少女,神情中满是不满,继续惺惺作态道"你这一撞撞到我心里了,我看你没钱没色的,你要是想赔的话,用余生来赔好了"程燚狡猾的笑道

一染本来想意思意思,但一听到这狡猾的声音,瞬间心里就肯定了自己刚刚的答案,眼前人还能是谁,肯定是那个她一难过就会出现在她面前的’程四火"你想的美"一染给了她一个白眼,"撞到胸口了,是不是?嗯?来,姐给你揉揉!!"一染面带微笑咬着牙,拿手锤着程四火的胸口,"还痛不痛了"

"痛"程燚温柔的看着眼前眼睛红红的女孩,心头涌出万千思绪,抬手揉了揉一染的头发

一染被程燚一直盯着看,心头发麻,不自在的移开了与程四火对视的目光,手捶打程四火的力度也减弱下来了

"是不是眼里进沙子来,要不要我跟你吹吹"程燚看着一染的脸,心中一阵绞痛,但放在一染头上的手却在暗暗作祟,悄悄的将一染脸边留得碎发挽到耳后后,拔腿就跑

一染正想回应程燚,却感觉脸边一阵清爽,"啊~四个火你故意的,"一染咆哮着,用手将碎发支愣回来

傍边在树上息栖的鸟儿,被一染的吼叫吓的,四处飞散

"不是,你看你那碎发多麻烦呀!乱糟糟的"

"你懂屁,这碎发显脸小,我都和你说过好多次了,你绝对是故意的"

"我是故意的,你又能拿我怎样?"

"小短腿,你追的上我在说吧!"

"呵呵.四个火,你等着吧,我追上你,你就死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墓园中的欢笑声与那些坟墓的环境成了反差

"哎,干啥呢?这里是墓园,我们要尊重死者,不许笑了"一位白丝满头,身着皱皱的白的发黄的上衣和黑色的卷边裤子,穿着有点泥土的鞋子,手里拿着光秃秃的只剩几根枝子的扫帚的老人,满脸露出不悦的表情看着正在打闹的男女

程燚听闻,向老爷爷那里望去,笑着向爷爷打招呼"爷爷好!"

程燚与爷爷的相识是从毕业后的一次误会,程燚每天就会准时在这里等李一染,他也不知道那来的信心一个多月一直坚持每天到这里来,就像着了魔一样,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他,她会来的.

一开始大爷认为他是放不下亲人,并没有太过于在意,但程燚来的次数太多,大爷见他鬼鬼祟祟的,以为他是盗墓贼,差点就报警把程燚抓进了派出所,还好到最后误会解释清楚了,他告诉大爷他每天来这里等人,大爷才半信半疑的放了他.

久而久之,他和大爷也成为了好朋友,但’好朋友’只是程燚自己认为的,大爷嘴硬,不承认

大爷的家离这里很远,每天都会早出晚归,夏天还好,可这一到了冬天’足肤皲裂而不知’,老人的孩子就不愿意了,连哄带骗的想把老人带去大城市享清福,但老人还是不愿意,程燚也曾问过老人,老人只是看着远处的坟墓轻轻笑道"有爱人的地方才是家"

程燚担心老人一个人走夜路,曾死皮赖脸的要送老人回家,老人无奈,只好随着程燚.

映入眼帘的是一坐水泥的小房子,它不像城市里的光鲜亮丽的高楼大厦那样,散发着醉人的光芒,它浑身都是岁月冲洗的痕迹,房顶的瓦片被雨水冲洗的坑坑洼洼,保留着岁月的痕迹,在幽暗的月色下,显得格外的神秘.

老人的房间很简陋,没有杂乱的摆设,东西都整齐划一的待在相应的位置,一张木板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都载满老人满满的一日三餐的四季回忆,但有一处地方与屋内的家居格格不入,在老人床头旁边有一个木柜子,柜子的把手用上绣的锁锁着.

老人看出程燚的好奇,上前一步,从大衣的内兜李掏出一把用红色手帕包着的钥匙,老人慢慢的蹲下,小心翼翼的打开柜子,柜子里面放着一个正方形生锈的铁盒子,盒子上面是印记非常清晰的中秋节一家团圆的花纹和文字,盒盖的颜色与盒身的颜色成了一个明显的对比

程燚想要帮爷爷拿出来,爷爷打掉了程燚的手"你可不要把我的宝藏碰坏了"

程燚憨憨一笑,"知道了,爷爷"

爷爷做在板凳上,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程燚也搬了个板凳坐在老人旁边,凑过头去.

盒子里面放着几张照片,老人拿起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年迈的老奶奶,面对镜头笑的非常甜蜜,手里拿着一朵和拇指大小的野花,爷爷眉开眼笑的对着照片说道"你看,她笑的多么漂亮啊!像个小太阳,那么的耀眼,那么的温暖"

"她是我见过笑容最漂亮的女孩"老人用长满老茧的手摸了摸照片中老奶奶的脸

程燚发愣的看着照片,嘴唇动了动"我的人生中也出现过笑的这么漂亮的女孩"

"那你的肯定没有我的笑的漂亮"

"我的比笑的你的漂亮"程燚反驳

"没有,没有"老人摇了摇手

"有,有"

两个人又开启了日常的拌嘴,最后的结局以老人将程燚扫地出门为胜

"你看这朵花"老人指着奶奶手里的花,程燚的目光随着爷爷的指尖停留在奶奶手里拿的花上,"她看到花的时候虽然语气中满是不满,责怪我伤害小花,但嘴角却一直在上扬,开心的像个孩子,整个人都笑的合不拢嘴,还让我将花放进带水的瓶子里,让她的生命再长久一些"

老人说完顿了顿,慢慢的又开了口,语气中满是悲伤"可是离开万物滋润的花儿,就像生命走到尽头的人,花枯萎了,她也走了"

"但是没有关系"老人的语气中又充满了活力,老人将照片翻了过来,照片后面有胶布粘着一朵失去色彩的干花"我将这枯萎的花做成了干花,虽然它失去了本该有的鲜活的生命力,但她的躯干却仍然留在我的宝藏里"

老人总会孜孜不倦的一遍又一遍的和程燚分享妻子的温柔"她总会包容我的暴脾气,并会在我人生低谷时陪在我的身边,给我鼓励"妻子的善良"我们那个年代,米粒都是非常珍贵的,但同时也是难能可贵的,她宁愿自己挨饿也不会饿到家里的一猫一狗,整个人看起来都非常的清瘦"妻子的漂亮"我看到她就会移不开目光,她的穿着不是很惊艳,但在我的眼里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