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又在跪榴莲在线阅读_总裁又在跪榴莲(乔以璘)免费全文阅读

首富魏家最不受待见的小公子魏启文被迫娶了没落家族里的打工人李苑。
冷血冷心的魏启文为了心中的白月光一条路杀到黑,横了心虐自己。
单纯善良的李苑早死在了一场天火里,本来只想苟且度日却被魏启文强行带入到漩涡中。暴躁李苑对天发誓,你们这些位居高位者,等着我一个个把你们拉下来。

书名:总裁又在跪榴莲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2/05/25 03:54

总裁又在跪榴莲最新章节:第一章 契约婚姻的开始

————————————————————————————

总裁又在跪榴莲最新章节阅读:

“小兔崽子,苑苑和你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还敢在外面乱搞。你不要脸我还要。”魏老爷子气愤的把手上的报纸往魏启文头上砸去。

魏启文不躲,生生接下这一记,报纸最醒目的一页:“华娱顶流瑞清与魏家小公子夜会锦云大酒店。”

占了半个首页的照片上,是男子微微侧手搀扶着女人进酒店的场景。虽然只有模糊的侧影,但是还是能看出男子挺拔的身姿以及雕刻般的侧颜与魏启文十分相似。

“本来就是你们逼我的,领完证她就不会有意见了。”魏启文淡淡的开口弯腰捡起了报纸。

魏老爷子被这个孙子气的忙扶住手旁的拐杖才勉强立直了身体。

“你……你这个逆子。”魏老爷气的不轻,颤巍巍的招呼身后的秦秘书上前。

“这个给苑苑送去,你快滚,不想见到你。”魏老爷子嫌弃的挥了挥手似乎魏启文是什么不详之物。

魏启文面无表情的从秦秘书手上接过文件袋,转身往外走去。

自己不受待见他知道,爷爷觉得他丢人,亲爹每天防贼一样的防他。

文件袋沉沉的,他不打开也知道里面是什么。两本房产证上面写着李苑的名字,还有一块地契和银行存款证明,受益人都是李苑。

魏老爷子把这些给他,就是让他知道,这个女人后面站的不止李家还有他魏老爷子。要是他魏启文不老实闹离婚,那就是净身出门。

不由心一凉,全家人都是这样,从有记忆以来就没有人站在他的背后。魏家的产业都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他的作用只是用来笼络魏家看上的合作伙伴。

强压住心中的凄凉,魏启文点开手机轻轻拍了拍着屏幕里天真无邪的小女孩的脑袋。为了她,千万的苦也值得。

手机嗡嗡的响起,李苑不耐烦的问他:“不是今天领证么,你怎么还不到。”

魏启文看了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才到9点。她倒是着急。

民政局里,李苑面色发青的看着手机上的新浪热搜,这可是她的偶像瑞清,魏启文这个混蛋自己都要结婚了还要去祸害人家。

不一会,眼前出现一双软皮休闲鞋,往上看去是深蓝色的牛仔裤陪着一件白体桖。魏启文面无表情双手插兜站在了李苑面前。

她已经大半年没见过他了,男人瘦了不少。

他们的婚姻本来就没有感情基础,一开始就是白字黑字的合同。

李苑大学才毕业没多久就被父亲逼回国相亲。李家在父母这一辈落寞了,就指望着她嫁入豪门让他们一起享福。一番谋划才终于让她嫁入阳城首富魏家。

虽然是和魏家最受冷落的魏启文联婚,却能帮助李家拿下不少大的招标项目。

李苑从来不屑她父亲。偏偏母亲泪眼婆娑苦苦相求,她只能同意。

订婚一年,不入房不近身,最后她更是消失了大半年去了法国,留魏启文一个人应付魏家李家的长辈。

“给,彩礼。”

接过男人递过的文件袋,李苑打开粗略数了数,和合同上写的一样。对魏家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可她需要这些钱支付母亲和外婆的护理费。

魏启文也在打量着李苑。不同于瑞清海棠花似得艳丽,李苑的双眼清冷如寒梅,穿着一件白色丝绸衬衣陪着白领喜欢穿的包臀裙。还是和以前一样,想法全都写在了脸上。

两人不多寒暄,直径往柜台走去。

不多会,一张印着红章的结婚证握在李苑手上。照片里的两人面无表情冷若冰霜,比普通的陌生人还带着多一分的警惕。

这就结婚了。以后几年都要和身旁这个人困在一起。

李苑看了看手表,还有一刻钟到9点半,她松了口气冲着魏启文伸出右手,两人礼节性的握手,“合作愉快。”魏启文轻轻嗯了一声目送她匆匆离去。

10点,蓝铃大厦。

李苑深吸一口气敲响了面前的会议室大门,一声温柔的女声传来:“请进。”

这是最后一轮面试,却只有一个面试官。凭借着完美的大学实习经历和极高的毕业成绩,她总算杀入了最后一轮。

几天后就收到了来自HR的邮件,“欢迎您加入蓝铃娱乐。”

看到邮件的瞬间,李苑忍不住蹦跶起来,她总算进了蓝铃,全华南最大的娱乐公司。她从大一就期待着这一天。多年蛰伏,总算换回今日这个机会。

“叮”电梯门忽然打开,魏启文看着电梯外像兔子一样砰砰跳跳的女孩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李苑一时不知如何动作,只慌忙收回双手乖巧的背在身后。任由电梯大门再次关闭。她之前伪装出的精明能干职场白骨精的形象估计全毁了。

两人局促的站在电梯里。这是才盖好不久的豪华公寓,从1楼到18楼平时只要20秒不到,今天却感觉出奇的慢。门一开,李苑忙快步走出电梯,却发现后面的人也跟了出来,猛的看向身后的魏启文,“你为什么跟着我?”

魏启文无奈的抽了抽嘴角:“明明是你跟着我,而且……”,他晃了晃手上的钥匙,“今天我们开始同居。”

李苑这几天忙着准备面试,家里有点杂乱。

听到同居,她才想起来,当初秦秘书帮她搬家的时候说过,魏启文过几天也会搬进来和自己住。李苑并不在意同居,毕竟这房子是魏家送给她的,理论上来说也是魏启文的。更何况他们是领了证的。

“你可以住这间,比较大还带卫生间。我就住你对面。有事找我。“李苑微笑着介绍到。闺蜜王盼盼专门提醒过她,和室友要礼貌热情才不会产生矛盾。可这是她第一次和别人同住,还是个男人。到底还是拘束了。

魏启文应了一声招呼身后的一群人进屋。十几个箱子瞬间塞满了小半个餐厅。

李苑换了身居家服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忙忙碌碌的一周总算是结束了。打开手机,铺天盖地都是瑞清,“瑞清志在豪门,对象疑是阳城魏家最小公子魏启文。”“魏家小公子新婚在即,新娘难道是花旦瑞清?”“瑞清奉子成婚。”

真的是越说越离谱。

绯闻男主现在正在厨房开酒,不一会拿了两个高脚杯坐到了李苑对面。

“喝点?算是庆祝我们合作愉快。”

李苑接过酒杯轻轻和他碰了一下小抿一口,真难喝,她实在喝不惯红酒。

“我能问你个问题么?“魏启文摇晃着酒杯平和的看着她。

“你问。“ 李苑不由有些紧张。

“为什么同意和我结婚?”

李苑抿抿嘴,你换一个问题好吗?

见她不说话,魏启文放下酒杯,双手合十往前探了探身子。

“或者说,你为什么会同意和一个陌生人结婚?只因为那一袋子彩礼?”李家又不穷。

李苑知道今天看来逃不掉了,又想到了王盼盼的第二个提示,对室友要真诚。

“我爸想要攀上魏家这棵大树。我妈想要了却自己的心愿。我想成全他们俩。”不知道这个回答真不真诚又补充道:“我个人确实是看上了彩礼。”

魏启文若有所思的笑了,“那你听说过我的事情吗?”

李苑一脸迷茫,她大学四年都待在加拿大只有订婚宴的时候回来过,见过他几面但是从来没有交谈过。周围人要么不认识他要么绝口不提。

不过魏启文是魏家老爷子最小的孙子,那应该是极其受宠的。要说事情的话,前几天的绯闻算不算?

“你爱上了瑞清要娶她入门奈何家中长辈棒打鸳鸯,才子佳人被迫分离的事情?”李苑焕然大悟,他一定是想告诉自己他有白月光,让自己不要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

魏启文叹了口气,“那都是八卦新闻。”

“可他们不是拍到你和瑞清进了酒店么?”这可是当事人啊,说不定自己能得到一手大料。

“那是她喝醉了我送她进去,她助理经纪人都在酒店,我走到大厅就出来了。”

“哦,这样啊。”原来不是白月光,只是误会。忽然有丝心疼自己的偶像,被这种误会送上热搜,又要被黑粉骂了。

看着李苑略显难过的神情,魏启文只觉得一股气闷在心头。自己好歹是她名义上的老公,怎么她还替自己可惜。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那可是瑞清诶,是不是什么慈善酒会或者家族聚餐上遇到的?瑞清不是做了很多慈善么。”

“我和她是同事。”魏启文只觉得脑袋疼。

“同事,等等,瑞清是蓝铃娱乐的,那你也是蓝铃娱乐的?”

“对。”魏启文莫名其妙变成了被盘问的一方。

“我下周入职蓝铃,那我们也是同事了?”李苑惊呼。

魏启文叹了声:“对,我们也是同事。”自己可是专门选了她进来。

“天啊,你可千万别说我们是夫妻。都说夫妻同公司是职场大忌。我这可是有半年的试用期。”李苑开始心慌了,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进去的不能就这样被开除。

魏启文低笑一声“好,我答应你。”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