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妖皇(行刀)最新章节下拉_混血妖皇在线全文阅读

我有一臂,可摧山捣海,单脚踏星河;
有双翼,能遨天游地,伏龙擒妖兽;
我还有一心,项目上线,改bug的心。

周玄民深夜醒来,来到了陌生的世界,为成为一名万人敬仰的星士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而努力着。

多年后,再回首。
自己的出现,或许并不是巧合,
龙脉的复兴、妖族的阴谋、长生的秘密,似乎都已酝酿了很久,很久。。。

书名:混血妖皇连载中!

作者:行刀

更新时间:2022/05/23 09:03

混血妖皇最新章节:第一章 演技

————————————————————————————

混血妖皇最新章节阅读:

央途国,牛家镇,黄府地窖。

周玄民睁开疲惫的双眼,潮湿阴冷的空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睡着了?

十七页的BUG等着自己去改,自己特么睡着了?年终奖不想要了?

公司项目要上线,周玄民已经连续奋战三个通宵,就差这临门一脚。

“怎么没人叫我呢?”

周玄民下意识伸出手,没有青轴键盘上字母传来的触感,反而摸到了一股湿湿滑滑的东西。

流口水了?

不知道打呼噜没。

公司的设计、HR、前台、产品、鼓励师小姐姐们时不时香风扑过,周玄民在形象这一块儿必须手拿把掐。

抬起头环顾四周,一片黑暗,只有头顶一处类似缝隙的地方勉强挤进来一丝阳光,周玄民愣住了。

公司这么好心?睡着了还体贴地帮忙关灯?

不对!

周玄民感到有些古怪,猛地想要起身,突然,一阵眩晕让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莫名的记忆开始在周玄民的脑海中扩散开来。

牛家镇,周府二郎,周玄民,芳龄十八,三年科考均属末位,五年开星未曾登台,赋闲在家,俗称啃老。

我在做梦吗?

“哈哈哈,我一定是在做梦。”周玄民自嘲,但还是有些心慌,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巴掌。

“啪!”

火辣辣的疼!

魂…魂穿?

“这又是什么地方?”周玄民扶着墙壁勉强站了起来,浑身上下都传来阵阵疼痛,脚底下还有铁链清脆撞击的声音。

等一等,墙壁?铁链?

周玄民又愣住了,记忆在这一刻如洪水般喷涌而出。

周府作为牛家镇第三大府,周玄民虽然经历了八年奋战并未取得一官半职,也未如愿成为一名万人敬仰的星士,但好在吃喝不愁。

今日,周家大郎盛情邀请自家二弟前往牛家镇第一的黄府谈诗,没等说几句,便有人通报周家二郎同黄府侍女如翠私会,之后莫名其妙遭了一顿毒打,然后便被数个虎背熊腰的家丁扔进了地窖中,于明日浸猪笼放入锦宁江…

等等,浸,浸猪笼!?

周玄民浑身汗毛倒竖,这可是要死人的活动,记忆中自己只是去如了个厕,更何况记忆中那叫如翠的是出了名的模样苦大仇深,私会?

最让周玄民绝望的是,央途国盛行重女轻男,很多文职官吏的筛选都女士优先;继承家产,女士优先;生了男孩,哭天抹泪儿,怀了女儿,欢天喜地…

尤其是犯了这么个事儿,即便自己是周家二公子,依旧逃不过关进笼子沉江的结局。

自己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也算不上书生,常年倒数第一,顶多算个文化人。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周玄民闭上眼睛,本着作为一名代码手艺人遇到困难死磕到底的精神,努力地翻阅着有些陌生但却格外深刻的记忆。

“央途国阳盛阴衰,私通更是大罪,虽然自己是被冤枉的,但眼下那位侍女咬定是遭周玄民逼迫,连自己的大哥都站在了黄府那边。”

“贵为周家二郎,身份不低,打小却是家里的异数,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周家只是象征性附和了几句便没有了动静。”

怎么看,自己都是被卖了…

周玄民烦躁地抬手撸了一把头发。

“!!!”

这发际线?周玄民心中一喜…

胡思乱想之际,外面哐啷哐啷的声音响起,头顶的那处缝隙被打开了,一束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周玄民急忙抬手挡在了额头上方。

“周二少爷,最后一顿了,吃了好上路。”

窸窸窣窣一阵,从上方慢慢落下一个竹篮子,里面盛放着两碟小菜,有着细长瓶颈的瓷壶装着的温酒以及两只大白馒头。

周玄民连忙大喊:“几位兄弟,我是被冤枉的!”

地窖口外的两名身着灰布衣裳的下人相视一眼,诧异地看了看脚下的地窖口,其中一人悄悄出声:“冤枉的?”

“别理会,周家大公子吩咐了,这位二少爷这儿出了毛病,别被传染了…”另外一个嘴角长有黑痣的下人抬起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部位,随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两人小心翼翼地将地窖口的石板又盖了上去,地窖之中再次陷入了黑暗。

地窖中,周玄民陷入了自我怀疑,方才两名下人的话语声虽小,但还是听的真切。

必须要逃出去!远走高飞,方是上策。

“啪!”

地窖的黑暗中响起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引起了两名下人的注意。

“你们,竟敢毒杀…我…”一声不甘的呐喊自地窖传来,随后便没了声响。

黑痣男子面色大变,竖起耳朵,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另外的一人,突然哎呦一声,急忙拉开地窖口的石板,向里面张望一番,大声喊道:“周二公子?周二公子,您还在吗?”

没有回应。

“天爷!我们刚入黄府,人要是死在我们眼跟前可不是什么好事,你在这儿看着,我去请示黄老爷。”

黑痣男子急匆匆朝着前院跑去,余下的那名身材矮小的男人原地来回走着,不时朝着地窖里面张望,这位周二公子当众处死是一回事,可要真被毒死在黄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说不得,自己会被认定是下毒之人,可这饭食明明是周家亲自安排的。

“周二公子啊…这饭食小人只是负责走送,周家说是您平时最爱吃的,不关小人的事啊…您要是到了那阎王爷那边,可千万别说小人坏话啊…”

矮个子男人双手合十,朝着地窖口连连拜祭,正说着,一阵铁链响动,地窖口的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只白嫩的手,极为精准地抓住了矮个子男人的脚踝,未等男子呐喊,身体哐当摔倒在地,头部狠狠撞在地面上,紧接着便被拖入了地窖。

半晌之后,地窖口爬出一名身着蓝衣,披头散发的年轻男子,正是周玄民。

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的空气,周玄民深深陶醉在其中,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纯粹的大自然气息了,夹杂着鲜花泥土的清香,如同楼下便利蜂土豆泥三明治一般美味。

收起思绪,周玄民大致环顾了一遍四周的环境,惊奇地发现,脑海中的记忆竟然没有丝毫关于黄府内部路线的部分。

要不就是他原本没来过几次黄府,要不,他就是个路痴…

硬着头皮躲在了一处假山底下,周玄民开始审视自己的身体,体格健壮,双手有力,方才在地窖中轻轻松松便抓住了那名下人。粗略估计,地窖深度少说也有三米,而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高度一般般,足可见自己这副身子也算是骨骼精奇。

最主要,发量多,嗯…

当前所处的位置像是后院,只有在左前方部分有一个两人宽的拱门可以通行,后方便是低矮的院墙。

周玄民站起身,拖着脚下的铁链小跑过去,在靠近院墙的位置猛地跳起,双手快速扒住墙头,轻轻松松爬了上去,院墙的对面是一处居所,院子亩许,圆木红瓦,左侧与正对面是连接着的正房与厢房,右侧院墙中央是镶嵌着花边的院门。

左侧正房门前,站着两名,小姐姐。

此时正与周玄民面面相视。

“你们好。”周玄民摆起一副自认为和善至极的笑容,朝着两名侍女招了招手。

其中一名身材高挑的侍女最先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周玄民,张口大叫:“小姐,小姐,有贼人!”

周玄民慌了,急忙跳下院墙,即便身体有些疼痛,但跑起来之后竟然风驰电掣,像一头豹子,转瞬之间便到了两名侍女跟前,小声解释道:“我只是路过,路过而已,马上就走,别喊…”

“嘎吱!”

房门在这时候突然打开了。

两名侍女立刻噤声,分立于两侧。

正中央,出来一名身着粉裙,梳着飞仙髻的女子,样貌清丽,小脸红嘟嘟,手中各自握着一枚散发着黛蓝色光芒的石头,眉头紧蹙,凝视着周玄民。

“咕噜!”

周玄民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眼神不敢直视,飘忽不定,嘟嘟囔囔:“那个,我是…”

他的记忆中,忽然多出了关于眼前少女的信息。

黄府二小姐,黄心瑶,牛家镇唯一一个入选都城星学的星士,这也是黄府常年霸占着牛家镇第一的原由之一。

“我来同黄二小姐谈论星阵之法!”周玄民脱口而出。

“你懂星阵!”

粉裙少女瞪大眼睛,看了看手中的两块石头,随即让开了门口的位置,急切地说道:“进来!”

周玄民脸色尴尬“这…不太好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这时,从左侧院墙那边突然传来喊叫声,周玄民心中一慌下意识一脚便踏入了屋子,并随手关了门。

屋子中,完全不像是闺房的格调,正中央的地面上,此刻正摆放着围成一圈的黑蓝色石块,左侧的屏风后面隐约能看到床榻及梳妆台,右侧则是堆放的满满当当的三个书架。

“别让其他人进来。”

黄心瑶朝着门口的位置说了一句,听到回应之后,走到屋子中央,看了看地面上的一圈石块,抬起头盯着周玄民。

“你就是那位私会我们家如翠的周家小混蛋吧,给你半炷香时间,摆不出来我就把你扔到大街上。”

一边说着,黄心瑶捏了捏拳头,一颗粉色的星辰环绕在手臂之上,闪烁着朦胧的光芒。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