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步人间(泠冬)最新章节下拉_渡步人间在线全文阅读

一代强者行走人间的头疼经历

书名:渡步人间连载中!

作者:泠冬

更新时间:2022/06/26 00:56

渡步人间最新章节:序章一 雪极尊

————————————————————————————

渡步人间最新章节阅读:

玄法陆块

白气茫茫千山万险层层重叠,身着长袍御驾云中神情冷漠的修士,御空而行。这里似乎没有人群聚集的地方,亭台楼阁或扎根于山林或立于云上,气象万千。

小榄峰位于几座较大山峰中间,格局较小,像是被几个大汉围起来的孩童,此峰并不小高达万丈,被几座大峰比去了身形。其间开了一间小酒馆,位于山峰的中间,酒馆古香古色,两位童颜鬓发的老者神情淡然品茶赏景。

一位身着红袍的老者望向远处的池塘悠然说道:“真难想象,这片天地三十三块陆泽皆是雪极尊开辟而出,这得何等伟力神通才可为啊?”

白袍老者不以为然嗤笑一声,我当初飞升知道这个消息可不会像这样瞪着眼睛,举着双手这么滑稽,不过这好几十万岁的后生这样倒也直爽,当然这只是他就是想看后辈吃惊的样子乐呵乐呵,不会为难,便继续说道:

“刚入神道飞升而来操这份心,不如想想二十三到心结如何过才是正事。”

被嗤笑的反倒不以为然,满脸憧憬:“往上仍有七十二重大陆真当雪极尊开辟?”

白袍老者神态自若,略显得意,自己早几千年飞升得到的知识储备量终于可以大展身手,在这位和自己同大陆飞升而来的道友面前装一装,手指扣着桌面悠然自得摇头晃脑:

“步入神境撕裂陆块轻而易举,大道万万年能始终恪守本心?心魔滋生后,破坏起来挥手间万万人丧命,所以自魔乱后,立于山巅的修士打造了次方二十三重天,往上七十二陆泽压制神道往上修士的修为,庞大的灵气支撑着更好的修道资源,万千法则各陆块书城免费开放,当然吸引各族修士!明日就可带你逛一逛。”

这位红袍老者啧啧称奇:“第一次感受到功法秘法还能免费开放,厉害的厉害的!”

白衣老者捻着茶杯盖子怡然自得,肚子里的猛料多的很哩!还没张口突然心神紧绷望向窗外。

红衣老者看到对方神情紧张便由着对方的视角望向窗外天穹。

小榄封对立面一比之高大数倍的山峰山巅响起一声雷霆似的吼声

“谁!”

窗外那本该不属于这里的颜色,星星点点的黑紫色,在天空中蔓延,点点黑紫色星光崩裂,汇聚,似乎有一张大手执笔从天上一划,空间被撕裂,天空裂出一个紫黑色巨口,浓重的黑气从中蔓延。

同时玄法大陆几座百万丈高峰同时顶点亮起璀璨的荧光,相互之间射出道道光线粘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大阵,闪亮金色的光芒,延绵万万里覆盖整座大陆。

超级大阵!

紫黑色的气从空间裂缝中蔓延,延伸到阵法上,彼此交融,发出滋滋的声音。

一道青绿色的光芒从大陆一座山峰中拔地而起越过大阵,此人青年模样,双眼散发绿光,青色的长袍呼呼作响凌空而立。

“这里是一片共土,你们无尽深渊的爬虫这般行径不怕身不死道却消,永世抽魂为芯,燃烧殆尽?”

黑紫色的空间裂缝中缓缓露出一个人形,头生俩角,后生长尾,身形泛紫,鳞片覆盖全身,似人、似龙!人影与青袍遥遥对视,

他嘿嘿怪笑不说话,凌空就是一抓抓向绿袍身影,手指上带着一枚戒指,散发出璀璨的黑紫色,凌空一抓,四周的空间似乎被挤碎破碎,空间漆黑裂缝闪烁。

青袍青年大惊失色。

“磨血戒指,你是这代魔子吗!不可能的,你这实力不应该把你放出来的……”

这位青衣男子不管如何绝对不可硬来了,便想回去控制大阵反击,可惜为时已晚,那空间裂缝早已绵延他四周的空间,百丈黑紫裂缝交乱闪烁,快要被撕裂时,深处空间生出一只手抓住他的衣襟,青袍人影被拉入空间裂缝。

黑紫色的怪人看了一眼消失的青衣方向,又凌空单脚一踏,气机延绵直扑而下,大阵表层突然显现出一个万丈脚印。

先前品茶的两位老者,正在脚气下方,隔着阵法冲击力也不小,红袍老者刚飞升,不适应这等冲击,竟直接被震晕了过去,白袍老者显得六神无主,飞升而来几千年,几千年的时间里,他从未听说过雪极尊开辟的空间能从外部撕裂。

四周的茶楼喝茶的茶客、山峰上隐居的高人,并没有慌张逃窜,这座阵法覆盖了整块大陆,如果这座延绵万万里的大阵都挡不住,还能往何处跑?

那黑紫色的怪人忽然转头望向一片空间,眼中泛起淡淡的紫色光莹,被凝视的地方黑紫色雷电交加!

“够了,侗莱!你以为小小的魔子就可以违抗雪极尊的规矩吗?道不同不相为谋,滚回你的无底深渊!你就不怕级尊连你魔裔九族连根拔起?!”被望向的空间飘出惊怒声。

被叫做侗莱的魔人怒吼:“大道万千,殊途同归,这是你们级尊口口爱说的!到你这下人口中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片大陆妖族可以踏入,兽族,石族,万万族群皆可飞升至此!乃至和我魔族最接近的血族都行!为何魔族不可?!!难道我魔族要世世代代万万年困在那永无白昼无底深渊不成?!”

他怒吼一声,一拳砸向那片空间。砸向的空间直接炸裂出两道人影,前面是一位白袍持青色长剑青年被震的长袍呼呼作响,而在后面正是刚开始拔地而起冲出的青袍青年,青袍青年脸色不佳嘴角尚存血渍,看向侗莱的眼神充满忌惮。

白袍青年手持长剑,指向这魔子满是讥讽:“以杀戮证道的逆血种,妄图得到庇护,天大的笑话!”

这位来自深渊的魔子满眼猩红,双手摊开望天,长举起三根指头的利爪,口中念念有词,一粒滚圆的珠子从他眉心脱离而出,身后的空间裂缝中淡淡的黑紫色魔气疯狂涌入珠子。

白袍持剑青年在魔子举起双手的时候,就脸色微变,祭出一块巴掌大的刻有二十三的令牌,他一掌拍向令牌,令牌化为一股青烟融入大阵,一小部分融入这持剑男子,顿时这位持有令牌者浑身金光大作,身体透明无限涨大,手中长剑也愈演愈大,似与天穹比高!

下面观望的万万人,他们清楚,无论这次谁赢谁输,他们承受不住这样的对轰余波,正下方的必死无疑,阵法外那俩人的交法冲击都不是他们能承受的,阵法不破,但人要被震死在里面!

极尊强者开辟的空间大幅度压制了他们的修为,不然以他们神道飞升者的实力,举手投足皆山河破碎,言语之中大道雷霆相随,打起架世间如何顶得住?可是这里被压制的厉害,刚入神道的在这里飞都飞不起来,境界高出一些的跌跌撞撞飞起来远离交火点,速度也不快,撕裂不开空间也飞不起来的众神呢,皆是的静静看着阵法外两人化作流光越来越近。

生死不可决,弱者的悲哀。

金色的光与黑紫色的光撞,众人想象之中的大爆炸并没有到来,交点的中心好似被人放了一把大的烟火,金色与黑紫色的光点零零落落散入整个世间,煞是好看。

一位身着雪花袍,面相刚毅却神情冷漠的中年男人从虚无慢慢凝实,静静的撇了一眼那位黑紫色的怪人开口道:“把你师傅叫出来,就凭你还撕裂不了这片空间。”

裂缝之中走出一位年暮将休的老者,与侗莱形象无异,头生犄角,尾生巨尾,尾上厚厚的鳞片莹莹生辉,不同的是全身几乎是黑紫色,显得异常冷厉。

他嘿嘿怪笑,神情疯癫望向那雪袍中年道:“你怎么不把你那群徒儿叫出来?随便一个能让老不死的我翻出什么浪花?”

雪袍中年似乎忆起了什么往事,不掩饰自己悲伤的情绪。坦然道:“伏华,回去吧,我不想为难你。”

神情恍惚的老者疯癫似的大吼“你击碎了我父亲的道躯,往我的身体植入死亡法则,什么叫不为难我?我的身体愈发腐朽,家父视你为己出,只词言语皆与你有关,你呢?你是真狠得下心啊!我父亲在哪?”

这位来自深渊的老者越说越气愤:

“云灵雪!我知道,你已经早已迈过最后一轮天折,我大道无望,杀不了你恶心死你!”

而刚刚与那魔子打架的白袍剑客却大吃一惊,他左手摸肩作揖道:

“拜见圣王!”

“退下。”雪袍中年挥挥手。又继续向那老者看去,缓缓说道:“道理你都知道,你又为何放不下?只要你放下,那死亡印记自然会消散,你又何苦折磨自己?”这位中年难得的眼神中出现情绪,又缓缓说道:“你的父亲,犯下一段过失,因果我自己斩断了,我追忆不起来,但是他祭炼一整座界的过程我历历在目,你们的大道太血腥了。”

事已至此,那位垂暮将休的老者似乎不想多说一言一语,枯萎的左手手中一柄漆黑的小剑缓缓旋转,瞬闪到那魔子身边,右手夺过那魔子手上的珠子猛然捏碎,珠子破碎黑气弥漫全身,身体缓缓消融,融入小剑中。

一声凄惨声,是那侗莱魔子的:“师傅!不要!”

魔子眼神愈发仇恨望向雪袍中年。

云灵雪看着他融入珠子叹息道:“你又是何苦?”

剑中传来嘶吼声:“是这把剑毁灭了我的父亲,我会让他刺破你的道心!”

小剑无声无息似虚无穿梭,转眼来到中年人的眉间,可惜再无寸进,眉宇之间半寸,距离如同隔了万年万万年……

时间法则之力!

小剑又凝聚出一股雪白的能量,能量好似与这位雪尊者的气息并无区异,这股能量好似找到了依靠,发了疯似的向雪极尊靠近。这位中年眼神终于带上些许认真,略带吃惊的道:“这是?我斩断的因果,埋藏的记忆?”

可惜那把小剑并无回应,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融入这段雪白能量,缓缓坠下……

“这把剑只是虚招吗?”

远处魔子呲厉声越来越小,身外似乎有一道光罩,让他不得寸进。

“师傅……”

这位身着雪袍的中年看了一眼缓缓下坠的小剑,伸手一抓握入手中,另外一掌拍向那白色光团,他不管这位挚友的徒弟是如何找到这段因果的,他不知道这段因果是什么,但如果因果记忆融入神魂,必定影响修行,凡尘的记忆早已过去万万年,记忆里的人早已物是人非。可就在刚要拍下时,光团内传出一道柔和软糯的女声:

“雪,你说人入元婴便可神魂不灭,永生不死。可还有那么多人去追求那更高大道,他们在追求什么?”

似乎是身体本能,他停顿了一下,白光迅速融入他的脑海。众多记忆纷纷涌入。

一位青涩但是略带钢气的声音涌入他的耳旁:

“云灵雪…?哈哈哈哈……你全家到底有多狠,给你取这么娘们儿的名字?我赵凡刚,凡人的凡,钢铁的钢,怎么听都比那个名字霸气!”

之前的记忆纷纷破裂,又是记忆疯狂涌入。这次是一道青光从天照耀而下,笼罩雪袍男子,他似乎要飞升而去,一位青衫女子驻足望着他:

“雪,这条路我怕走不下去了,没事,我在后面看着你,你继续走,我等你回来……”

这段记忆还没有逐渐清晰,下一段记忆蜂拥而至:

“不要叫我赵凡刚,我是魔裔,魔族的魔子不是懦弱的虫子!你留在凡间的那个叫青青的女子记得吧,已经被我抹去灵智打散修为!这时候怕早已死去化为灰烬了!你我留下的牵挂除了她就是我们彼此,来吧,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亡!大道之上这算什么?”

这位神道三十三重位面,妄虚七十二天界的铸造者终于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双手抱头弯下身体。

他是可以抹去这段记忆……

他微微直起身。迎面的风将他的吹的呼呼作响,他立于苍穹,望向那位魔子。

这位叫侗莱的魔子发了疯似的向他冲来,之前阻挡他的护罩好像无形消失了,他知道他活不了了,他的师傅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这不重要,眼前的男人举手投足间都是他的师傅,拼尽生命都靠不近的,但站着死总比窝囊死有面子,他提起自己所有的力气和魔气准备做最后一搏。

猛然冲出!

雪袍中年右手一转,暗灰色的气在手中流转,手中浮现刚刚魔族老者手上拿的那把小剑,虚空一握小剑炸裂,器灵中间浮现而出,然后手一转,凌空一拍,小剑器灵飞速的飞向那位魔族魔子。

这位冲过来的魔子还没有看清对手的动作,只感觉额头上传来一股大力,头上两个犄角之间,眉心处器灵涌入,形成一个小剑的符号凝聚在头上两角之间。

他还来不及吃惊,又看到中年人大袖一挥,又没入了他师傅撕裂的空间裂缝,坠入他魔族世世代代生存的地方:无底深渊。

各大山峰的大阵散去,空间裂缝缓缓缝合,里面传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不!总有一刻……”声音缓缓消散,空间缝合。

“这也太强了吧,天呐!”

下面观望的人已经是傻了,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这个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随便谁到下界去照样不是撕裂空间?这片天地是雪极尊他自己创造的,有什么厉害的?”

“你飞都飞不起来,在这片被法则压制的天地……”又有人无奈接话道。

但干扯着又没什么意思,瞅了半天也没什么看头了,立马轰然一散,这些修道者又各自回去修炼的修炼,游玩的游玩。

那位执剑白袍青年,这片天地的监管者,低头作揖,刚准备恭维一番自己老板……

“咦?人呢?”

没有半分人影,原来早已远去。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