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起(秋洋洋)最新章节下拉_狼烟起在线全文阅读

狼烟起,云飞扬。兵卒强,骏马壮。手执精钢扬王旗,沙场秋点兵!挥师横扫百余国。踏山河,碾宗门 夺国库,烧王宫。仙人传世广招徒,不及我军兵虎符!

书名:狼烟起连载中!

作者:秋洋洋

更新时间:2022/06/26 15:49

狼烟起最新章节:第一章雨遇黄袍仙

————————————————————————————

狼烟起最新章节阅读:

黑云压城,不一会便下起瓢泼大雨。这在位于澜沧江南部的江南郡已是习以为常了。

雨落在长满青苔的古砖上,不一会便在凹位处汇聚成为一滩滩的镜子。

黄衣长袖的老道人蹲下身子看着水潭上浮现的人脸,任由珠子大的雨水打在身上,也不知这身黄衣是何材质,雨水落到衣物上时便会立刻消失,而衣物却没有任何水渍。

那道人掐了掐手指,眯眼深深一笑。原地而坐,水潭竟以他为中心丝毫不进!他却只是掐指,口中嘀咕着什么。

雨缠成线,织成了网,黏住了游人的心。

道人身后便是那穿城而过的夕月河,雨落到夕月河上,一圈一圈涟漪,未消散又出现后生,后生比前者圈数更加多。

夕月河上有一座由前郡主一砖一砖垒成的望妻桥。桥的那一面有一位身穿麻布,用手挡在额前的少年跑来。

老道微微一笑,少年跑过了桥,余光看见席地而坐的老道心中直犯嘀咕:哪来的老傻子?

“小友且慢。”少年顿了顿足又向远方跑去。老道抚了抚胡须意味深长地一笑。

桥的另一端,那少年又跑了过来。

跑到桥上时,少年步伐渐缓,神色茫然,四周环顾一圈又发现那老道仍席地而坐,一动不动仿佛上了色的桥神像。一时间少年愣在了原地。

雷公怒吼,少年回过了神,又跑向远方。路过了老道身边时,听见了老道沙哑的呢喃“若困于秘境,便静心四寻破境之路,不可乱……”后面便没有听清了。

不出所料,少年又一次回到了望妻桥的那端。少年有些愠色,不顾满天飞舞的江南烟雨,气冲冲地走到道人身边。

“喂!老头这是你搞的鬼么?”少年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地说道。

老道不动,少年微微皱眉,年轻气盛的他并未想到眼前这老头能使出变化空间这仙人般的能力。而他一巴掌推向老道,老道随雨而落,躺倒石砖时便身消体陨。

少年瞪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

他双腿直打哆嗦,接连后退几步,险些一脚踩滑。

而这时少年才发现那老道所在的地面上竟干燥如晴日,雨不落水不积。

老道又出现在眼前,没有任何前兆,是突然蹦出,与刚才无异,就好似少年从未碰过他,他也从未消失一般。

“江南郡内多风流,江南郡外山河破。”老道抚须念道。“狼烟起,云飞扬,大江大河皆起兵。”

少年又咽了咽口水,随后道人仰天大笑,抬起枯黄的手指着少年,少年正不爽时,那黄袖中飞出一张黄纸贴在少年衣物内,紧挨着壮实的胸膛。

老道背过少年,单手背负,一手抚须,烈风吹落帽冠露出稀少的白发。

鹤唳三千州,他一跃便消失了。

雨水这才缓落,水潭这才汇集。

少年不解地挠了挠头,像是在思量着那两句的意思。

不管了,先回家再说。

少年刚想踏出步伐,猛地一怔,瞳孔骤聚。随后少年两眼发白晕了过去。

温暖如温室,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幽幽的檀木味。

一颦一笑倾城的女人为床上的少年擦着额头上的细汗。

那女人长得好生漂亮,鹅蛋脸,五官精致,笑起来有两个小梨涡,她用青葱手紧拽着丝绸布为少年擦汗。

那女人身穿红色圆袖衣服,头上有一做工精细的金簪子别着头发。

门被推开,一青衣丫鬟卑恭卑敬地半蹲说道“小姐,门外徐公子求见。”

女人冷如万年古冰,美色不减反增。她只是点了点头,轻声说“嗯,我过会儿便去。”丫鬟没有逗留,立马退出并关闭了房门。

少年睡梦中眉头紧锁,神色有些不自在。女人便立马将布浸湿放在少年额头上。

女人叹了口气“傻弟儿,好好的少年不当,非要去做个草民。这下倒好,忘妻桥上来回跑,不顾雨落浸湿身啊!”女人有些难过,令人心生怜悯。

少年猛地睁眼起身,随后立即抬手挡在眼前。少年的动作让女人一喜,甜甜一笑。

少年足足挡了五秒才恢复正常,他看着床边的女人歉意地说了一句“阿姐。”

女人立马收住笑脸,摆出愠色道“苏池,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姐姐了?好好的少年不当,非要跑去江南郡做一个草民是我江陵苏家不够你玩么?”

苏池撇撇嘴喃喃道“切,苏家不是有你操手么?”

苏池的姐姐没有听个确切,皱皱眉道“嗯?”

哪知苏池连忙摆摆手道“没事,没事。清离姐,您有啥事就去忙吧!”

苏清离嘴角微微上扬,一把揽过苏池,按在傲人的胸部,笑道“不急,不急,让姐姐好好看看你是生出了甚么虎胆。”

苏池被勒的脸红脖子粗,苏清离哈哈一笑便松开了手。苏池便贪婪地大口呼吸着空气。

女人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苏池看着这个姐姐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苏清离走后,苏池扶着头回忆着。自己好像是打晕了一个家丁,换上他的衣服,逃出身为金陵一霸的苏家,随后误打误撞地到了江南郡,随后突逢暴雨,好像还有一个黄袍道人,对,一个黄袍道人,还有什么呢?

苏池一愣,撕开白色睡袍,胸膛上只有四字:沙场蛟龙。顿时间,异象横生,那四字如同焚烧般逐渐消失。

苏池错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苏清离推开门,娇颜上满是细汗“傻弟儿,陈将军登门了。”

苏池并未察觉大姐苏清离的异象,而是不解地说道“来便来呗。怎么?”

苏清离神色紧张“军书十二帖,卷卷有你名。”

苏池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军书有名便是等于被下了生死状。

苏清离擦去细汗声音软糯“要不,唤位家丁替你?”

苏池摇了摇头“估摸着不行,陈将军见过我。”

“正是因为他见过你,所以便可使出一招狸猫换……”苏清离顿了顿“换太子。”

“不可,既有我,那自然由我所去。”

苏清离没有说话。

虽千万人,吾往矣。苏池已经打定了主意,刚好可去军营中躲躲三姐苏辞言。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