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兽神魔录(龙凰闇)最新章节下拉_万兽神魔录在线全文阅读

万里江山一望平,兽蹄人影共纵横。
神国已失三分局,魔障犹存百战惊。
录事不须论国是,读书何必问君卿。
从今莫作儿童态,只有青山似旧清。
神堕魔兴,位面动荡。乱世之中谁才能坚守本心不甘堕落从而成为一方豪强维护挚爱无欺?
在这个纷乱复杂的多元世界谁都不能独善其身,唯有死命相搏或许才有一线生机不至于坠入万丈魔渊,又能有哪种力量以救世之资力挽狂澜呢?

书名:万兽神魔录连载中!

作者:龙凰闇

更新时间:2022/06/28 06:46

万兽神魔录最新章节:荒古之战篇:第一章 荒古之战

————————————————————————————

万兽神魔录最新章节阅读:

千万年前,混沌之初,多元世界仅仅只有七分之一的大陆被举手投足间摧毁天地生灵的绝世大能们勉强开发。

随着时间推移,直到犹如神明吐息般的氤氲之气缭绕天地乾坤,万丈圣光一道道的直冲云霄,一股股极其浓郁的灵气笼罩在这片未知的大陆之上。

无穷无尽的氤氲灵气滋生了数以亿万计的生灵,使无数生灵繁衍进化数百万年光景之久,直到一切生灵繁荣昌盛安定祥和的和平盛世。

但也有很多渊远流传下来的霸主种族,这些霸主互相厮杀数十万年之久,最后的胜利者以主宰者的姿态统治着天地万物,即便统治了整个多元世界的七分之一,但也是经过百万年的磨合制衡,这之中不知经历了多少血腥杀伐,最终分为四大霸族:圣人族,亡灵族,天妖族,魔渊族。

四大霸族起初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只要是生灵都或多或少的有好勇斗狠之心,即便忌惮各自势力,但终是按捺不住各自的念头,开启了惊世骇俗的旷世之战。

殒魔谷内

这里天地灵气极为混乱,即便是这乾坤都为之颤抖,空间因承受不住毁天灭地的灵力而呈现破碎镜子一般的惨烈场景,里面只有深邃的黑暗,仿佛连光都能吞没。

千丈沟壑深深的嵌进大地,宛如恶魔之嘴,周遭万丈空间乱流肆虐,就算是灵元王强者陷入都是会狼狈不堪。

苍穹上空,数道人影傲立,仿佛不受制于空间乱流。虽说空间乱流极具危险,不过对于真正处于大陆巅峰的强者来说,空间乱流,也许没那么危险甚至说毫无影响。

星天身着麻衣,看样子有些朴素无华,不过从浑身散发着惊天动地的气息,在场的却无一人嗤笑,反而面色隐隐有些凝重。

“呵呵,看起来你们魔界手笔挺大的嘛。都出动了魔渊界两尊九转魔渊尊皇阁下以及五位五转魔渊尊皇大人,真是看得起我们这对老夫老妻。我都开始觉得这是我们的荣幸了呢。”

星天的清朗声音以滚滚天雷的威势传荡开来,虽说是自称老夫,可这面相却是如初生婴儿一般细嫩。

“嗤。”星天身边一位曼妙女子轻蔑一笑,声音玩味,“就凭你们这些残兵败将也妄想夺走我的孩子,你们是活在梦里还没醒吗?”

最后一个字音仿佛有一种令人意乱神迷的力量,无形无息的环绕在这片空间之中。

其中一位魔渊尊皇眉头一皱,当即一挥袖袍,将那绕梁之音生生震散而去。

不过还是有一位魔渊皇被波及,虽然及时收回心神,但却骇然发现自己身体上原本浓郁如液体般的魔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弱消失,最后化为湮灭,他们见状面色顿时剧变,急忙运转滔天魔气抵御余波。

“哼!”

在这电光火石间,似有冷笑之声闪过,只见一双凝脂美玉般完美无瑕的素手闪电结出一道道玄奥晦涩的光印,旋即玉指轻点,一道霞光似是穿越空间,一闪之下就欲洞穿那魔渊皇左肩。

那位魔渊皇本就苍白的脸庞更是雪上加霜,不过就在霞光即将洞穿他左肩之时,一道暗紫色利箭闪现而出,箭尖缭绕着的魔气仿佛能腐蚀一切,利箭过处,就连空间都是被腐蚀出道道黑线,然后闪电般刺穿霞光。

“咝,阁下是谁?我的部下都差点死在这霞光之下。”一道沙哑的声音略带一丝怒意传荡开来。

“多谢魔怒大人出手相助!”那位魔渊尊皇也是从惊魂未定的情绪中缓过神来,旋即冲着那位魔渊尊皇拱了拱手,道。

“呦,反应倒还可以呢。”一道温婉的声音传出,她的身形也是闪现而出。

此人身着藏青色玄衣,眉目清冷,三千青丝垂落下来,耀眼王冠在其额头上安静而立,王冠表面玄奥符文交织缠绕,隐隐呈现出孔雀展翅之象,王冠之中宛如镶嵌星辰,一对双瞳呈现深邃的暗紫色,宛若出尘女王,威严而素雅。

如果把她的手段忽略的话,任谁一眼也看不出来温婉之下却如此杀伐果断。

星天望着此女,愕然笑道:“孔雀尊皇,有失远迎啊嘿嘿。”

“你能对付一尊魔渊尊皇吧。”孔雀尊皇瞥了星天一眼,淡淡的道。

“当然当然。”星天也不怠慢,答道。

那两位魔渊尊皇面色却是有些阴沉,那位被称为魔怒的尊皇嘴一咧,露出森森白牙,森然问道:“妖界也想插手?”

“你还是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吧。”孔雀尊皇淡淡的道。

“倾儿,你有孕在身,找机会走!”星天偏头对身边那位曼妙女子说道,现在这种对峙场面,他也唯有祈祷名为倾儿的女子顺利遁走。

“嗯。”那女子也不拖沓,话音落下便欲撕裂空间遁走。

“嘿,想走,没那么容易!”一道怪笑声落下,正是那位险些受伤的魔渊尊皇发出,他身后四位魔渊尊皇也是带起滚滚暗黑魔气把那被称为倾儿的女子团团围住。

星天眼中掠过一抹忧色,就欲上前。

“桀桀,阁下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最后一个字落下,滔天魔气凝聚成万道布满魔纹的锋锐利箭暴刺向男子,男子面色凝重,当即也是不敢怠慢,滚滚灵力夹杂着净化之力将利箭尽数挡下,虽然挡下魔渊尊皇的攻击,但也抽不开身,算是被缠住了。

倾儿见状美目微寒,冷声道:“就凭你们这些残兵败将可拦不住我呢。”

“嘿,虽说单打独斗我们可能远输于你,不过我们联手可也不是什么软柿子。”

那位受伤的魔渊尊皇阴声笑道,他面色略显阴翳,显然对于这个倾儿又惧又恨。

“咝,跟她废什么话,我们结阵杀了她。”一位目带森寒的魔渊尊皇怪笑道。

“好!”另外四魔应道。

“魔狱蚀灵阵。”五魔齐声喝道。

他们同时结出道道诡异手印,数息间天地都是阴暗下来,五魔各站五个方向,他们背后各自皆是凝聚出一尊万丈庞大的魔像。

魔像怒目圆睁,凶煞魔气一波波席卷开来,魔气席卷间相互交缠,隐隐形成一座封锁空间的牢笼,这之中自然也包括倾儿,看来他们也是忌惮这女子,一出手,便是杀招。

倾儿美目也是一凝,面色略有些变幻,旋即素手一翻,一把古琴呈现而出,琴身铭刻着道道交织的玄异光纹,散发着净化万物的神异力量。

古琴爆发出惊天波动,倾儿素手落在琴弦上,古琴顿时爆发出璀璨圣光,耀眼圣光充斥着此处空间。

“众生梵天音。”倾儿的声音这一霎宛若空灵的谪仙一般,就连滔天魔气都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湮灭。

随着倾儿玉指在琴弦上弹动,天地间一股股灵气宛如实质一般往古琴中弹奏出的梵音呼啸而去,十数息间浓郁灵气已有近百里的范围,最后凝聚成一尊万丈庞大的无相神佛。

神佛的手掌自圣洁无暇的袈裟中探出,宛如不染红尘,唯有手中刻有玄奥梵文的佛珠散发着净化一切的光华。

周围如同真空一般空旷,佛珠转动间,似是有一种极为奇妙的声音席卷而出,无形之中蕴含着毁灭般的力量。

而当声音汇聚在佛像身后之时,倾儿放下了古琴,手印闪电结出,声音瞬间化为实质般的声波,化为仅仅十丈大小的卍形光印,惊天波动也是散发而开。

光印刚刚凝聚后,原本万丈的魔狱已经将里面的空间压缩到堪堪百丈,不过这百丈的魔狱却是有挤压万物腐蚀一切的霸道阴暗之力,挤压过处空间都是因为承受不住而崩塌扭曲!

“桀桀,你能死在我们这魔狱蚀灵阵也是你的造化了!”那位受伤的魔渊皇狰狞笑道。

倾儿也不回答他们,屈指一弹,佛像手中的佛珠飞出,迎风暴涨至万丈大小,卍形光印也是一闪至佛珠之内,而佛珠顿时爆发出千里圣光,隐隐有着奇妙的梵音经久不息,宛如众生齐鸣,壮观不已。

魔狱佛珠终是碰撞,霎那间这片空间都是为之颤抖,魔狱所在的范围空间破碎,现出一片片漆黑深邃的虚空。

魔狱中滚滚魔浪对弥漫着净化圣光的佛珠吞噬而去,就在魔浪将要吞噬佛珠之时,佛珠突然涨至万丈大小。

道道圣光汇聚成光幕,把后面的倾儿牢牢护住的同时,魔浪也是携带着冲垮一切的恐怖攻势狠狠冲击在光幕之上!

光幕因为魔浪的冲击而泛起阵阵涟漪,那些魔渊皇顿时充满狂喜之色,以为倾儿的防御即将彻底崩溃的时候,光幕上突然涌现出串串梵文。

梵文蠕动间,原本势如破竹般的魔浪竟然冒出一丝丝的白烟,犹如遇见岩浆的薄冰迅速消融,然后渐渐消散。

似是有着连绵不绝的梵音如同念经的僧人一般经久不息,而随着梵音响起,不仅是魔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就连五位魔渊尊皇身后的魔像也是冒出丝丝魔气,然后缓缓缩小。

察觉到这等变故,五位魔渊尊皇面色剧变,当即便是催动滔天魔气竭力加持着魔像以不被梵文洗刷净化,可惜却是徒劳无功。

数分钟后,魔浪也是经不住梵文的洗刷净化,化为漫天光点,消散而去。

五魔见状就欲摧毁梵文,不过在梵文的净化下魔狱裂开道道缝隙,五魔见状脸色更是难看至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狱由裂开到粉碎消散。

数息后魔狱消散,他们也是数口鲜血狂喷而出,气息萎靡到极点,显然,魔狱蚀灵阵被破令得他们受到了很大的重创。

“退!”

他们也是果断,知道事已不可为,当即化为五道细微的黑气就欲遁逃。

但倾儿怎会让他们如愿,她五指连点,只见光幕上的道道梵文对着五魔暴射而去。

五魔所化为的黑气只有拼命相搏,他们魔气暴涌,周围顿时掀起滔天魔浪,形成一面万丈庞大的魔气之墙,墙身一道道魔纹浮现,显然这也是五魔重伤后能施展出的最强防御。

然后他们趁防御没有被击溃亡命逃窜,道道梵文化为足以刺穿一切的利箭!

利箭过处没有刺破空间,但魔气之墙却被道道梵文利箭轻而易举的刺穿最后爆碎成漫天光点消散而去。

梵文竟余威不减,径直刺穿遁逃的五魔,五道黑气顷刻间化为乌有,连惨叫都未曾发出。

星天见状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一抹如释重负的神情悄然涌现,旋即冲着魔怒两魔笑道:“嘿嘿,看起来你们未能如愿呢。”

魔怒两魔脸色阴沉的似是能滴出水来,眼下这种情况,只能用冒险的方法来完成任务了……

魔怒厉声道:“你们可别高兴的太早,事情还没结束呢。”

他偏头对另外一魔使了一个眼色,后者怔了一下,然后掀起一抹诡异笑容,再不犹豫,脚掌一跺,一把对着倾儿暴冲过去!

他曲掌成爪,森寒的指尖弥漫着阴冷到极点的波动,星天面色瞬间剧变,对着那位魔渊尊皇暴射而去,企图阻拦下他的攻势,魔怒早料到男子会这般行事,当即如附骨之疽般与他纠缠着。

孔雀尊皇见状,双指一夹,一片翎羽闪现,翎羽边锋锐无比,旋即她屈指一弹,翎羽对那魔渊尊皇暴射而去。

“怒魔焚世炎!”

魔怒低吼一声,天地之间的灵气似乎都是泛起低低的悲鸣之声,魔怒周身翻涌起一缕缕暗红色魔炎。

在灼热的魔炎燃烧之下,空间都是扭曲下来,方圆数百里的大地呈蜘蛛网状龟裂,仿佛就连大地中的生机都被魔炎生生烧毁。

这片天地都弥漫着充满死亡威胁的魔炎,孔雀尊皇的翎羽也瞬间消散。

魔怒见状咆哮道:“这个时候还是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吧!”

魔怒此举也是给另外一位魔渊尊皇争取了时间,那魔渊尊皇一闪之下便是欺进倾儿,旋即一把抓去!

倾儿因为动用古琴消耗一些精血而比较虚弱,但她也并不愿意束手就擒,倾儿贝齿轻咬,就欲再次以精血祭琴拼命,但就在她即将拼命时,她却猛然转头。

“想要伤害我的倾儿,我就是死,也要你们这些杂碎给我陪葬!”一道略显疯狂的怒声如同九天怒雷一般传播开来。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