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恋歌(李木南)最新章节下拉_人间恋歌在线全文阅读

天寒知冷暖,绝处思故人。
山水有相逢,情深人自知。

南卫末年,朝纲混乱,奸人当道,国势衰微,民怨四起,致使社会黑暗。吕曦月父亲因得罪奸人,为奸臣陷害,被抄家判处秋后处斩。家国危难之际,曦月儿不顾一切,冲破重重阻挠,一心只为营救父亲。

……………………

大师兄赵旭为了小师妹曦月的安危,暗中潜行,一路协助,终得有情人成眷属。

………………

书名:人间恋歌连载中!

作者:李木南

更新时间:2022/06/28 17:51

人间恋歌最新章节:第一章,下山。

————————————————————————————

人间恋歌最新章节阅读:

此时正值清冷萧杀的十一月,千云山中,阴云密布,寒意绵绵,雨雪霏霏。高耸入云的树木于此挤作一团,密密麻麻,宛若一片青色海洋,风吹雨打之间,迸发出山呼海啸的磅礴气势。林子里静地出奇,偶尔几只野鸟飞过,呼朋引伴,好不潇洒自在,又有熊咆虎啸,震彻山林。林中树木错综交错,翠叶终年长绿,遮天蔽日,少见日月,昼夜难分,于此间行走,直教人直呼:难!难!难!。

天才刚蒙蒙亮,便有一黑一红两人身着劲装革履,骑着彪悍的骏马如疾风一般于刺骨的冷雨中奔驰而行,轻巧地穿过密林中的小道,一路奔向密林边缘的一处小镇。

快到小镇入口之时,一个急转弯,马的缰绳一紧,一声震人心神的嘶鸣宛如一记天神的神鞭,响彻了整个小镇的天空。

那一红一黑来到了一处客栈,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马儿饿了肚子,神仙也不好使!

一红一黑要了一间上等房住下,于房中吃饭歇息不在话下。

却说另有一黑衣人快如闪电,胯下又是一匹日行千里的宝马良驹,两目睁圆,一身的漆黑,仔细看时,那马腿处微微有血汁流出,细想一下,原来是西域传入中原的汗血宝马!

那黑衣人浑身径裹黑布,于林中穿梭,难辨人鬼。黑衣人于这深林中穿梭,犹如鱼入大海,鹰击长空,速度竟不比平原慢多少。很快黑衣人便寻到了那一红一黑所在的那一处小镇。

原来这千云山中为防歹人侵袭,耳目众多,交通不便,全靠飞鸟传书。而这鸟也不是寻常信鸽,只因这林中凶鸟太多,信鸽容易被扑食,于是这千云山初代掌门自己驯服了一种鹰兽,为山中往来传信。这一代代传下来,使得这千云山虽崎岖难行,却又千里传音,十分便捷。

再说这千云山乃是前朝卫国大将军范清所创。当时朝政紊乱,社稷崩坏,纲常失伦,太子密谋弑君夺位,引发内乱,右相贪图权势富贵,一昧打击朝中老臣,王后与朝中新锐小将勾结,斩杀新君,又与右相串联,竟得王位。

而远戍边关的范清因与王上歃血为盟,起誓永保边关,永不得发兵入关,起祸乱之心,是得公主远嫁范清,一时荣耀无比。

为了迷惑社稷百姓以及边关将士,王后与谋逆者密谋推王上幼子上位,立为新君,并发密旨,令边关将领回京述职。早回京者,或顺从谋逆者,成其走狗;不顺从者惨遭杀害,伏首引戮。于是乎,大将军范清于回京半道上逃之夭夭,引众门人弟子开创这千云山,伪朝虽数次派兵来攻,却都无功而返,至今已数换掌门之人。

然而范清立下规矩,山中门人弟子不得私自下山,违者重罚,轻则鞭打杖脊,重则处斩。而想下山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败掌门及诸位长老,因此千云山自开创以来,还并未活着私自下山者!

黑衣人得了信,一路狂追,寻到镇中,就冲进那一处客栈之中。没有任何的言语,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黑衣人飞身下马,轻身上楼,如蜻蜓点水,又若雨踏飞燕,在上楼的那一刻,又顺势拔剑,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势如破竹。

而客栈中显然也因听到了马的嘶鸣声,提前做好了准备,

窗外雨声点点,客栈内早已是刀光剑影,铿铿锵锵打作了一团,时而锵锵作响,犹如皇家内宫深锁的那双玲珑玉手奏出的细乐一般节奏优美动听;时而又叮当作响,若万丈悬崖倾泻而下的瀑布,噪杂不堪,又如涌入窄谷的急流,汹涌咆哮。几个回合下来,听不出来哪位占的上风,哪位处于下风。

客栈内打斗声暂歇,黑衣人冷声说道,“曦月师妹,师父有命,令我将你带回师门,念在同门之情,我不愿伤及无辜,还望你同我一同回师门。”

曦月身着一袭青蓝色纱裙,头发用一根青色玉簪攒住,面容清雅秀丽,柳眉紧促,星眸略显疲惫而又显得决绝,脸色因紧张而略显苍白,宛若晨间白露,青翠欲滴,秀色可餐,那一袭红衣的曦月师妹柔声回道,“大师哥,我知道您是疼我的,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您疼我护我。这一次,月儿并不是师父口中所言的那样为情所困,更不是因为受了气而任性撒脾气。您也晓得,从小月儿便思念着爹娘,此次听说爹娘有难,师父却禁止月儿下山搭救,月儿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这一次刘师哥正好有令得以下山,月儿与他同行,还可以有个照应,不会被坏人欺负的。”

黑衣人大师哥说道,“师父的脾气你也知道,刘老三这人我也是信得过他的,就算你俩有什么在一起了,师哥我也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可你不告而别,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我们这兄弟姐妹几人间,师父最疼最爱的就是你了,好歹也去告个别。”

曦月羞红了脸说道:“什么叫有什么、在一起了啊,我的心你是知道的。告别就不了,那些酸酸苦苦的话就不说了,说多了也无益处,大师兄今日一别,来日方长,师父身体还很康健,我这一去多则一年半载,少则几个月就回来了,等我回来再向师父他老人家负荆请罪,你也不用为我担心,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黑衣人大师哥斩钉截铁,不留一丝商量余地地说道,“那我要是硬要留你呢?”

曦月不觉委屈的泪眼汪汪,哽咽说道,“月儿这次即使不能顺利下山,也不能活着跟你上山的。爹娘有难,月儿岂能躲在这山上独自安享太平!”

大师兄心底不由得一软,却又不能有负师命,立马厉声喝道,“那可由不得你了!”

说着便是飞来一剑,剑身宛如一条飞舞的银蛇,朝着曦月儿那皙白,宛若皓月白雪般的脖颈上咬去。

曦月并没有要出手防守的意思,挺直着身子,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那条银蛇咬向自己。

“叮”,只听一声尖锐的响声骤然出现在了曦月的正前方,那只银蛇被一把锋利的巨剑挡在了一丈之外,而那只银蛇的主人黑色的布衣上则径直地插着一柄长剑,鲜血淋漓而出。

曦月听到两剑清脆地撞击声,立即就睁开了眼睛,等到曦月看到大师哥为刘长清所伤时,立刻跑向了黑衣人大师兄,抱住黑衣人大师兄,哭喊道,“啊,你干什么,刘长清,你不知道他是最疼最爱我的大师哥吗,谁伤我,他也不会伤我的,你不知道吗!”

黑衣人大师兄满头大汗,用颤抖的手指着外面,声音颤抖着对曦月说道,“快走,我没事的,二师弟很快就会到这里的,不离开千云山地界,众师弟们还是会追上你的。”

曦月哭得更加厉害了,一边说着,一边将黑衣人大师兄搂紧,“大师哥,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要帮你疗伤,是我害你伤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来,我们先找个地方帮你看看伤势。”

黑衣人大师兄一把推开曦月,怒吼道,“此时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我没事,你快给我走,我的伤不碍事的,我自己能行。”

曦月又上前重新抱住黑衣人大师兄,哭道,“不,不,我不会走的!我走了,你怎么办,这里万一有坏人怎么办,我要把你送到山上去!然后再想办法下山。”

黑衣人大师兄只好苦口婆心劝道,“月儿,我真的没事,你快走,我身上带着疗伤的药呢,我自己可以的,不然我可不就白白受伤了吗?”

“可,可……!”曦月因伤心而失去了理智。

刘长清劝说道,“月儿,我们快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走不了了,不能辜负了大师哥的一片苦心啊!”说着,便去拉起曦月,往客栈外走去。曦月又回头看了一眼大师兄,泪眼婆娑地跟着刘长清走。

快到门口时,曦月反应过来,对刘长清满是厌恶,一把将刘长清的手给甩开,又一边跑回来,一边说道:“你快起开,都是你,大师兄又不会真的伤我,你却去偷袭伤他,不然他怎么会受伤!”

黑衣人大师兄只得又柔声劝道,“快走吧,月儿,我能行的,你快去快回!”

接着大师兄又狠力抓住刘长清胳膊,威胁道,,“刘老三,你小心点,要是敢欺负月儿,我定饶不了你!此行,若月儿平安无事,我这一剑之仇便不计较了,若因你而让月儿陷入危险,我定与你一起盘算了。”然后又从怀中取出一块羊皮纸,“这是千云山的地图,有了它,你俩也好行走,尽快离开千云山地界。背面是我朝的地图,有了它你们也好在外行走时有所规划,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撞,记住这些画红圈的尽量避开,危险!”

刘长清双手抱拳,礼貌说道,,“大师兄,方才得罪了!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月儿受委屈的!”

曦月满是依依不舍地说道,“大师哥你要好好的,我,我走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到时候我还要……”说着,曦月也不觉娇羞起来,嘴边有千万言语,却又说不出口了,只轻轻吻了一下黑衣人露出来的额头,扭捏着起身离开。

就在镇中的居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功夫,黑衣人便又如黑猫一般消失的无声无息,只留下了一片狼藉的客栈,客栈柜台桌子上孤零零地躺着一串制钱。

等二师兄率众师兄弟们来到此处时,迎来的只是一黑衣人受重伤逃走,一男一女早已逃离的坏消息。

不知不觉间,雨停了,风静了。大师兄离开客栈之后,躲进了自己设计的一处陷阱之中。轻轻撕开黑布衣服,将自己带的创伤药倒在伤口上,又用一块干净的白布紧紧缠住了伤口,疼的大师兄脸庞的肌肉抽搐不已,这一剑刺得不深,未伤及脏腑,却也伤的不轻,处理不好,仍会留下祸根。

刘长清带着曦月一路奔走,除了补充给养,再也没有多做停留,很快便顺利离开了千云山地界。

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千云山掌门人贺之卿便得知了这一消息。

贺之卿抚着雪白长须叹息道,“铁了心要走,终究是留不住啊!此去虽无甚大用处,却终究也是一份父女情深啊。再过几天,就是朝廷的招士纳贤之日,且待我去为她壮壮声势!你大师兄也不用找了,他没找你,说明他自己能处理伤势。他伤好了自会自行上山的,且让他再逍遥些日子吧。”原来这山上虽不与外界沟通,掌门人却也须参与这世间的俗事。初代掌门人范清只是与几位世代至交交往,往后千云山掌门人代代相承,也交往得上至皇族权贵,下及各世家大族,自从第三代掌门人起,千云山也开始变为为世间培养人才的一处学堂,有鼎力引荐者,可以入山修习,学成自可下山。如今代代相承,千云山的门人弟子填其室,在朝堂上也有了很重的地位,于是乎每当朝廷招贤纳士之时,掌门人都会下得山去,一则为世间输送优秀人才,二来也可看看这招贤纳士,评判公正是非。

二师兄附和道,“师父对小师妹厚爱至此,弟子都有点眼红了啊!”

贺之卿笑了一下,长袖一挥,二师兄不还不知道的便退出了十几步的距离,贺之卿玩笑打趣道,“王小二儿啊,王小二,还敢来调侃老夫,还不速速快去后山练习功课,小心我……”

二师兄脸皮一扭,就扭成了苦瓜脸,苦声嬉笑着喊道,“小师妹呀小师妹,你快来看看这贺老头吧,真的是好生的偏心眼儿啊,等师哥以后武功超过他了,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这偏心眼儿的老东西!”

贺之卿又一挥长袖,只见凭空多了一根白色衣带,半似玩笑,半似认真道,“还不快去!”

一溜烟儿的功夫,二师兄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