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者再现(慢散忧伤)最新章节下拉_帝者再现在线全文阅读

十万年前,浩瀚大陆,众帝围攻,天帝陨落。然,天帝陨落之时说道:“从此世间再无帝者。”此后大陆动荡,人族、妖族或为恩怨,或为寻找再次成为帝者而战争不断。
   经过数万年的战争,无一人再次进阶帝者,帝者已经是无法逾越的一道高墙。
   万年的战争给大陆带来的创伤,使两族意识到战争的可怕,如今距离上一次大战已经过了四万多年了,所有人认为和平将会延续。
   但妖族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九星连珠,日月同现,万兽来朝,天帝降世。”

帝者再现连载中

作者:慢散忧伤

更新时间:2022/04/05 05:50

帝者再现最新章节:第一章 不服天

十八诸国,万山帝国的晚霞城。

太阳的最后一绺阳光正好照耀这座城因此命名。在晚霞城最东面的一片荒芜之地,座落着犹如明镜般的湖泊,湖的一处有一座小亭,亭中此时正坐着一名少年。

那少年身着朴素的白衣,俊俏的脸庞却双眼紧闭,身旁周围有无数蓝色的光束盘旋,然后慢慢汇聚于他体内。

这个少年叫白寒,今有十六岁,他从九年前决定踏入武道一路开始,其实力就没有变过。现在更是如此。

浩瀚大陆每个武者修炼都要经过三个阶段,一是凝聚玄气于体内,二是用玄气在体内形成内丹,三是修炼功法、武技。

而白寒一直停留在最后一步,他无法使用任何功法和武技。同龄人用两年时间凝聚玄气和内丹,而他只用了一个月,但修炼武技、功法他花了九年都没有成功。每当他尝试用功法和武技,他的内丹都毫无反应。不过他从来都没有放弃,每天都在不断地尝试,可每次都是失败告终。

良久后白寒缓缓睁开双眼,眼中尽是无奈,还有一丝恨意。显然这次的结果与往常一样,失败。

“砰,砰,砰。”

白寒站起身一拳又一拳砸在一旁的石柱上,还抱怨道:“为什么?为什么?”接着转过身,望着即将进入黑夜的天空,双拳紧握。

“老天我不服,有本事你就永远别让我成功,若我一旦成功,定要捅破这片天。”白寒对着天空呵斥道。发泄着心中的不满,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过了约一个时辰,白寒来到了一处府邸,白家。

他没走正门,一个蓄力起跳,越过了近四米高的围墙跳了进去。落地后白寒看了看四周,似乎没什么人,他便很自然的朝一个方向走去。

白寒姓白却不是白家的人,他母亲是白家人,他来白家大部分原因都是来看看他母亲。

很快白寒就来到一座小院内,他径直走向前方大开的房间,那正是他母亲住的地方。

走进屋内,里面古朴简单,没有金碧辉煌的装饰。床榻边正坐着一名女子在刺绣,女子一身淡红色的长袍,头戴玉簪,肤如白雪,长着十分精致的小脸。那女子正是白寒的母亲,白冰月。

白冰月如今已经三十有余,但她的相貌却与二十岁的妙龄少女一般。她没有服用任何药物,从生下白寒开始她就没有老过,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而她怀上白寒更是奇特,据说十六年前,她正在府中散步,突然飞来一束金光窜入她的腹中,没多久她便怀孕了。

诡异的事情还没结束,从白寒出生到现在,白冰月本不会修炼的人,现在的实力与她父亲相差无几。十六年,从不修炼,其实力与修炼了四十年的人一样。每次突破轻而易举,与吃饭一样简单。这一切都是从白寒降世的那一天开始的。而白寒有没有父亲,这个更加没人知晓。

如此离奇的事情,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白寒以后定是震惊大陆的人,直到白寒无法修炼功法、武技开始,慢慢的人们改变了看法。

察觉到有人进来,白冰月抬起头,见是白寒,一脸喜悦,放下手中的刺绣,站起身开口道:“寒儿,许久没来看母亲了。”

白寒坐在圆桌前,倒了杯茶开口说道: “这几天跟着猎兽团又去了一趟妖兽林,昨日才回来。”

妖兽林。妖兽聚集之地,一旦进如林中,妖兽行踪难测,稍不留神,就会碰上强大的妖兽,如果自身实力不济,生死就在一瞬间。

白寒从十岁开始就跟着专门猎杀妖兽的队伍,时不时的就一起去猎杀妖兽,最开始白寒的作用并不大,随着日积月累,白寒在战斗中练就了一身本事,在没有功法、武技的情况下。

“唉。你这孩子。”

“我一直跟你说等你能修炼功法、武技再去也不迟,你要是一不小心出事了,我该怎么办。”白冰月听着白寒又去妖兽林很不高兴,向白寒走去。

白寒还没有真正的成功修炼,连武者都不是,这样的人去妖兽聚集之地,是非常危险的。

正因为知道自己去妖兽林母亲会担心,白寒每次去都是在白冰月毫不知情的时候去,不然她绝对不会让白寒冒险。

“母亲放心,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完好无损的,你看。”

白寒站起身,原地转了一圈,动了动手,抬了抬腿,好让白冰月仔细看看。

看着完好无损的白寒,白冰月松了口气,双眼一蹬,盯着白寒语气严肃的说:“这几天你就好好的给我呆在白府,哪儿也别给我去。”

看似像少女般的白冰月,说话的语气,倒是和三十余岁的人一样,更有一个作为人母的担心和慈爱。

“好,好。我就在白府好好陪陪母亲。这段时间哪也不去。”

白寒对自己母亲的话从来都不会反抗,他知道他母亲白冰月虽在白府,可很多时候都是在担心他。

“唉。我也知道你这么做是想磨练自己,也许有一天你能修炼的时候,不会与别人有太大的差距。”白冰月唉声道。

白寒听完沉思了一会儿,低声道:“或许,我以后永远都无法成功。”

“如果不行,做个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好,以后再娶个媳妇,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与其打打杀杀,白冰月更希望白寒安安稳稳的生活。

可白寒有自己的想法,他还有许多问题没有答案,不想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他要去寻找答案。

想到自己连武者第一步都没办法解决,心中越发的不甘,手中的茶杯被捏的“吱吱”作响。

看出心有不甘的白寒,白冰月握住白寒的手安慰道:“寒儿,不要想太多了,一切顺从天意,没什么大不了的?”

“天意?母亲,天意如果真的有用,你就不会…”

说着说着白寒想起来,自从白冰月生他到现在,背后的荒谬议论,从未停过。白寒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可他母亲被别人背后议论是他最不想看到的,脸色有些阴沉。

议论的来源无非是,未婚先孕,伤风败俗,生下白寒后的离奇事件,更有人直言道白寒就是一个怪胎。

所以白寒想要寻找的答案就是,他是怎么来的?他究竟有没有父亲?他到底是谁?这些答案只能他自己去寻找,天意?他不信。

“母亲倒是无妨,只要你没事,一切都无所谓。不用管别人的看法,知道吗?”白冰月继续安慰道。

白寒深叹一口气,开口道:“放心吧母亲,我还要寻找答案,在没有答案之前不会有事的。”

“记住,只要你没事,一切都不重要,你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白冰月语重心长的说着。

当初为了生下白寒,白冰月可是放弃了很多东西,也承受了很多。她原本也可以选择放弃生下白寒,但是她没有。现在白寒就是她的一切,最呵护的人。

“嗯。放心吧。”白寒点点头,拍着胸脯。他明白这一切,没有在多想,也没多说,他会用行动来证明这一切。

白冰月也放心的点点头,接着又对白寒道:“有时我都在想,老天是不是弄错了,让我有了一身实力,如果这些都给你那多好。”

“哈哈,母亲,你这就不对了。老天做的做好一件事,就是你不老,还有一身实力,多好的事。就冲你不变的绝世美貌,别人只能羡慕。”

“至于实力,我还是想靠自己。”白寒笑着对白冰月说道。

白冰月听完没好气的说:“你这孩子,还取笑母亲来了。这哪里是好事,你没看我都不怎么出门?”

确实,和白冰月同年龄的人,都羡慕她十六年来不变的容貌,尤其是女人。见到以前的老朋友,白冰月都不好意思去打招呼,难免被人问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才没有老这类的。

“这是好事,母亲你就不要想其他的了。”白寒笑着说。

“去,去,去。不说这些了。”

“昨日我听你外公说秦家和杨家联姻了,两家联合对抗白家和凌家,今天凌家全都来了,等会我也要去见他们,正好你也来了一起去。”白冰月换了个话题,讲起来这几天发生的事。

“我去干嘛?我又不是白家人,我就不参与这些事了。”白寒疑惑的问道。同时打算置身事外,他们怎么样与他无关。

见白寒置身事外,事不关己的样子,白冰月气不打一出来。“我是白家人,你去不去?”

“去,去。”

没办法,白寒就当跟着母亲去看看,心想:“不管怎么样,都不用我操心,去看看也不妨。”

看见白寒答应了,白冰月笑道:“这就对了,我也不关注他们要干嘛,不过这次凌家人全来了,我就想给你看个姑娘。”说完眯着眼看着白寒。

果然白寒听见“姑娘”这两个字,暗想:“不好,不会是想给我找个女人管住我吧?”他一心想着修炼成为武者,还没做好找个妻子的念头。

“那什么,母亲。我想起来我……”白寒立马想找个理由脱身,可还没说完白冰月就抢先说道:“你刚刚可是答应了,别给我找什么理由,否则……哼哼。”白冰月一脸坏笑着

白寒很是无奈,刚刚可没说是去看姑娘的,他以为就是去看看白家和凌家想谈什么。

“好吧,好吧。去看看就去看看。”白寒无奈道。但心里想好了对策。“不管是什么姑娘,只要不同意,或者让她不同意就行了。”

白冰月开心的点点头,然后走到镜子前梳妆打扮起来,并开口道:“你也不小了,先给你找个姑娘你们好好培养感情,过两年在成亲,这样我就放心很多了。”

“我的天,还真的跟我想的一样?这,这…唉。”白寒暗想道。

怕白寒万一临阵反悔,白冰月简单的打扮了一下,就带着白寒向外走去。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